Özilion

不管怎么说,跟踪儿子约会就是你们的不对

(๑´•v•`)و:


“对了,跟你说个事。”朱利安这么说着,取下了右耳的耳机。


凯文疑惑地看向他,身旁瓦数之高亮如白昼的马尔科也停下了脚步。


“今晚我家没人。”他听见自己的男朋友如是说。


上世纪答应 @谷子  姑娘的脑洞


>>>
01.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马尔科,小金毛惊讶地挑起眉毛:“……我家十字大是卖艺不卖身的,你别胡来。”


朱利安瞥了眼马尔科宛若注视空气,又把视线落回到还在当机的凯文身上:“所以你有空吗?”


义薄云天的马尔科替他回答:“他这样热衷于学习与练习的天之骄子今晚还要替我写作业的。”


兄弟间的心心相印把凯文的思绪从理智的边缘拉了回来,他二话不说就给了马尔科一记充满谢意的眼刀。


马尔科意思意思回了一记“得了您内,甭跟我客气”。


“……这样。”朱利安失望地撇撇嘴,“那祝你俩写的开心抄得愉快吧,本来还想去看电影的……”


还未等凯文开口,为他终生大事机关算尽的好发小就已挺身而出:“没事,给我二十六块八毛五,今晚凯文就归你了。”




02.
……为什么要价这么准确啊,你谋划很久了吗??


凯文连忙看向沉思中的朱利安,刚想向他解释一二,却见他皱起了眉头:“这……有点贵吧?”


……你心中我连这个价都不值吗??


早已料到会被砍价的马尔科从容应对:“那就去个零头,三十,不能再少了。”


这不比刚刚要价还多吗!


“可我只有二十……对了,”这么说着,忽然想起什么的朱利安打开书包翻找起来,“我有本我姥爷手自笔录的《旋转跳跃闭着眼》,也算半个传家宝,抵你十块够不够?”


……连这个在你心里都值这么多吗?!


马尔科摸着下巴犹豫了一会。


都这份上了你还挑三拣四啊!


“成交。”然后勉为其难地笑纳了朱利安的传家宝和零花钱。




03.
当凯文·格罗斯克罗伊茨深陷对人生的巨大怀疑中时,胡梅尔斯正替赫韦德斯预先把车门拉开。


“行啊,才刚建立起家庭地位就开始糊弄儿子了,是不是下一个就是我了?”赫韦德斯先生却不太领情地调侃起他来。


人都骗到手了,什么我不敢。虽然心里这么想,胡梅尔斯却露出一个绝对不会的忠诚微笑,美好的夜晚才刚开始,经验老道的他太懂得什么叫知进退明得失了。


“家庭地位算什么,在你心里的地位才重要呢。”胡老师点开了自己最擅长的嘴炮技能。


隐瞒归隐瞒,头一次骗儿子好没经验的赫韦德斯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但咱们在同一天都刚好有事回不去,他会不会察觉出什么?”


“又可以烦他干爹一晚了他高兴还来不及,哪有空顾咱们。”而胡梅尔斯就很坦荡荡。


赫韦德斯想想觉得有道理,两个人也确实很久没过过二人世界了,于是渐渐忽略了心头那抹隐约的焦虑。


“现在能放心地跟我走了?”胡梅尔斯问。


“跟你很熟?”他眉眼含笑地抱起手臂。


胡老师难过时地拧了把车钥匙,心想昨晚某人可比现在热情多了。




04.
尽管他们的计划看起来天衣无缝,可事实上他们一致认为的朱利安理所应当的麻烦对象,今晚却并无留宿小朋友的意愿。


当克拉默把早就列好的周年纪念计划念给诺伊尔听并询问他意见的时候,后者眼珠都没转一下就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原本还为此开心了好一会儿的克拉默这时突然反应过来:“你是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吧?”


三秒后诺伊尔满脸都是“原来你刚刚在和我说话”的恍然大悟。


克拉默愣愣地低下头,一声不吭地把周年计划表折了几折,重新放回了口袋里。


……哇,他对我好信任,不管说什么都同意,开心!


科长安抚道:“哎,下周三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哪里会忘呢?”


“是下周五啦。”克拉默好心地纠正他。


“我知道,考考你。”科长说。


果然和他做情侣,处处充满了挑战呢!


“下周五……”沉思片刻,诺伊尔突然摇摇头,“不行,下周五我要去托马斯那。我们有要事要有组织有领导地商讨。”


克拉默难过地看着他:“……你要是觉得撇下我良心不会痛,那你就去吧。”


诺伊尔静静地看回去。


“谢谢——”


“别真去啊笨蛋!”




05.
成年人总爱就那些无聊话题相互揶揄,还是中学生的斗智斗勇来得更实在得多。


“乐乐乐乐乐,我有个好消息!”马里奥一手揽着花一手高举着手机激动地跑来。


“恩?”安德列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看向他。


“我刚收到马口的短信问我在干嘛,我说和乐乐公益卖花呢,你猜他怎么说?他说听起来好无聊。”马里奥兴奋地复述着信息。


“……这样。”许同学露出了一个尴尬又礼貌的微笑,“…其实我——”


“不过他决定加入我们!”


马里奥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安德列那上一秒还鲜活动人的笑容会突然一点一点凝固在脸上。




06.
做出一个“无需多言”的手势,马尔科毅然决然地转过身:“那,我这就走了。”


凯文拼了老命地点头生怕他反悔。


可刚迈出三步不到,朱利安就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想叫住他,却被凯文说时迟那时快地制止了。


“他好像走反了。”朱利安担忧地说。


“地球是圆的嘛。”凯文平静地安慰。




07.
等红灯总让人感到无奈——但身旁坐着一个话题很多的人就不会有这种烦恼。


听胡梅尔斯掰扯完他是如何在电话里瞒天过海让朱利安相信了自己的托辞后,赫韦德斯毫无保留地奉献出自己的赞美。


“哦。”他说。


“你当时不在现场,”胡梅尔斯惋惜地摇头,“你要是看到我那临危不乱的神情,肯定会爱死我的。”


“恩。”赫韦德斯张望着车窗外。


胡梅尔斯觉得很受伤:“闹别扭归闹别扭,能别这么心不在焉吗?”


“什么?……噢,我没有,”赫韦德斯这才回过神来,“……我是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都这份上了难道还有人阻止我们不成?”胡梅尔斯不甚在意地笑了笑。


可赫韦德斯仍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直到红灯变了绿灯,人行道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等等——马茨,我——我好像看到朱利安了!”


刚开出不到一米的胡梅尔斯猛地踩下了刹车。




08.
“你你你你不搭理我可以乱说话可不行!”


“你自己看——”


“哇真是他……”见过太多世面的胡梅尔斯在短暂的慌乱过后很快镇定下来,不动声色地抡了两把方向盘把车停在路边,“没事,咱们先停一会等他过去,应该发现不了。”


“他身边好像还有个人。”赫韦德斯摇下车窗探出头去。


“只要不是那个叫凯文的就——”


“啊,好像是那个叫凯文的。”




09.
等了好久总算见到马尔科的马里奥一边把花递给他一边关切地问:“怎么过了这么久才到?”


“抱歉,”马尔科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地球太大了。”




10.
尽管如此,凯文既没有为发小感到内疚也没有意识到背后凉森森的威胁——他正为另一件事纠结。


“那…那个,咱们这算第一次意义上的约会吧?”


“唔,算吧……”如果以确立关系为界限,再强行撇去私奔的黑历史。


“那我们能不能……就像都那样的那样……”


“哪样?”朱利安满头的问号。


“就就就……就上次咱们那样。”凯文胡乱比划了一下。


终于明白对方意义的朱利安连忙将视线撇向别处,留给他一个红红的耳根:“别什么都问我啊…”


“我才没……好吧,是你要求的啊。”凯文二话不说牢牢拽紧了朱利安的手。




11.
“我这就去抓他们个现行!”车里的老父亲胡梅尔斯愤慨不已跃跃欲试。


“你现在出去,不就把我们瞒着他偷偷出来的事暴露了吗?”赫韦德斯制止了他。


哑口无言的胡先生只好先压下怒火,两手搭在方向盘上静观其变。正当他渐渐平复下来,一声巨响却把他吓得差点拍了喇叭。


“那混小子爪子往哪放呢我看他是活腻了——”


“贝尼你喝杯java冷静一下!!”




12.
家庭矛盾归家庭矛盾,没有这方面烦恼的另外两人相比之下就从容很多。


“你们四个是怎么成为朋友的?关系真好。”经过百般规劝终于让诺伊尔答应当天带他一起去的克拉默心情甜蜜得就像拌了蜂蜜的能多益。


“想知道?”诺伊尔心情却有几分沉重。


“想啊。”克拉默点点头。


只见诺伊尔得意地勾起嘴角,对他露出一个邪魅而端庄的笑:“无可奉告。”


克拉默愣了一秒,继而别过头去,却忽然捂着脸笑了起来。


……天呐妈妈他好高冷我好喜欢他啊!


恋爱的感觉真美妙啊。




13.
劝不住执意要下车的赫韦德斯,胡梅尔斯一边说着“消消气嘛”一边为今晚的约会计划要泡汤而暗自神伤。


“你放手。”赫韦德斯想推开看似在拦着自己实则另有所图的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


“教育讲究方法与策略,你现在去就是打草惊蛇啊!”虽然并没有松手,可转换了角色的胡父亲却理智加倍。


“我只是跟过去看看,不会对未成年人动手的。”赫韦德斯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那咱们的良宵怎么办?”胡梅尔斯的眼里透着楚楚可怜。


这倒让赫韦德斯为难起来:对儿子固然十二分关怀,但难得挤出来的相处时光同样也值得珍惜。


“选择你心里最重要的,行吗?”看出了他的动摇,胡梅尔斯柔情万分地挽留。


赫韦德斯的脸颊忽然闪过一抹粉红。


“谢谢你马茨,总这么支持我。”接着头也不回地下了车。




14.
牵手朝电影院方向走去的小情侣此刻并不知道胡梅尔斯那心底静静流淌的泪水。


听了朱利安将近十分钟“梅老师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关注我”的抱怨后,凯文找准时机切换话题:“听说你终于接纳胡叔叔做你阿爹了?”


“啊——?噢,是啊。”朱利安眨了眨眼睛。


“你以前不是挺不待见他的吗?”凯文疑惑地问。


“我那时总觉得他会把daddy从我身边抢走。”


“现在呢?”


“嗬,”朱利安轻蔑地笑了一声,“就凭他?”




15.
看着前方有说有笑的两人,胡梅尔斯心底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楚。


我,胡梅尔斯,公司总裁,慕尼黑羊头牌一霸,在跟踪儿子约会。


眼看着就要跟着一起迈进电影院的大门,一个青涩的声音却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帅哥,整朵呗?”一个小胖子举着玫瑰花笑着问。




16.
心情不太好的胡先生礼貌地拒绝了。


看着马里奥眼里的失落,好心肠的马尔科拍了拍他的肩安慰说:“别难过,约个会花都不给买,应该是骗炮的。”


你们窃窃私语可以再小声一点吗??


“……不好意思,”气不过的胡先生伸出戴着戒指的手,“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


马尔科凝视了三秒,若有所思着说:“婚姻真是爱情的坟墓啊。”


马里奥揣着花赞同地点点头。


“贝尼——贝尼你快解释给他们听,我们是很相爱的。”有些着急的胡梅尔斯给赫韦德斯递了一个求助的眼神。


后者的神情却里里外外都透着嫌弃。


马尔科怜悯地摇摇头,马里奥悲凉地叹了口气。


“……得得,算你们走运,”胡梅尔斯咬咬牙下了决心,“今天你俩所有花我都买了。”




17.
“谢谢哥,一朵二十六块八毛五!”




18.
三分钟后,马尔科向不远处的同伴招了招手:“乐乐!我们卖完了,这就来帮你!”


听见熟练地哼唱起baby的两人一步步向自己逼近,今天安德列的心,也久久难以平静。




19.
“哇曼努,刚刚胡梅尔斯发朋友圈说买了好多玫瑰花!”


诺伊尔漠然地瞥了一眼。


“结了婚还这么浪漫,他俩真幸福啊。”


撇了撇嘴。


“你对此有什么评论吗?”


“嘁,垃圾。”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20.
终于在前台买到了“请给我刚刚那两位中学生看的电影的电影票并且座位离他们近一点谢谢”的两张票,胡梅尔斯却仍在对那捧玫瑰耿耿于怀。


“以前你大把大把送时也没见你心疼啊。”赫韦德斯说。


“以前我也没见过要价这么凶的花贩子啊!”寄存完花之后的胡先生强忍着泪水说。




21.
抱着爆米花入场的凯文一边查看手机一边懊恼地低呼:“又赌输了!”


“马尔科还真就把那么多花卖完了——还是一次性的!”看着屏幕上抱着马里奥快乐自拍的发小,凯文满眼都是难以置信,“怎么会有人傻到那个地步真买他一大捧?”


“世上总有各种各样的人嘛。”朱利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以后少做点慈善啦。”




22.


谈论他人的爱情总是让人心情愉悦,尤其是把话题转移到前辈穆二百五身上后。


“到底为什么拉姆先生那么厉害的人会看上前辈啊?”


“这个问题我从听闻他追到了个智商很在线但身高很勉强的学长起就一直在思考了。”诺伊尔显然也很困惑,“那之前我一直以为他要到四十岁才会开启初恋。”


“我以为高尔夫就是他的爱人。”克拉默说。


“科学家的事是很难捉摸的。”诺伊尔在心里纠正说羊头牌才是。


“我懂,”克拉默眼里闪烁着光芒,“有时我也很想趁他睡着时扫描他的大脑看哪些区域会亮。”




23.
“你干嘛总吃我的?”电影开场不到三分钟,凯文对一只总伸进自己爆米花桶里的爪子有些无奈。


“你的更好吃。”朱利安真诚地说,然后一把抓了个痛,“不信你自己吃一口。”




24.
坐在斜后方的两位家长心情就不那么轻松了。头一次意识到早恋危害性的赫韦德斯紧抱着手臂,眉头布满阴云。


“回家我一定好好教育教育这孩子。”严父胡梅尔斯一边说着,一边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大把爆米花,“看他以后还敢背着我们偷偷约会不。”




25.
随着电影从平缓的前奏进入高潮,几乎现场所有没睡着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凯文却趁机偷瞄了一眼身旁的人。


他看见朱利安的眼睛里倒映着不断闪烁的光。


“怎么?”朱利安微微把头偏过来。


“我的快吃完了能吃你那桶吗?”


“不能,我的不好吃。”朱利安连忙把自己的紧紧护在怀里。




26.
“贝尼,我的就很好吃,要不要来一口?……不吃就不吃,干嘛瞪我,真伤人!”




27.
电影渐渐接近尾声,先抑后扬的情节发展让人怀疑一切之所以都看起来那么美满是不是因为它落幕得太及时的缘故。


“我能干件大事吗?”朱利安忽然转过头来。


“分我爆米花?”后半程一直没有爆米花吃的凯文整个人都很颓废。


最后一句台词在荧幕上缓缓展开。


“不是,是吃你爆米花的谢礼。”


凯文心底闪过一抹失落。


“反正你不许做评价也不许报复我。”


“不好吧,马尔科都说了我是卖艺不卖——”


在整个电影院变得亮堂之前,朱利安忽然拉过他的衣领,在他嘴角边小心翼翼地啄了一口,登时后者的鼻息间充满了香甜的气息。




28.
爆米花。他想。




29.
此情此景,爱子心切的老阿爹猛地一拍大腿,正欲起身,身旁的人却先一步站了起来。


“看我这就给这混小子留下一个永生也难以磨灭的印——”


“行啦,”赫韦德斯却牵着他的手把他从座椅上拉起来,“咱们走吧。”


“我保证不打断他的狗——啊?”




30.
“花也买了电影也看了,良宵还度不度了?”赫韦德斯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对方满脸的委屈逼逼。


“可,可是贝尼,朱利安他——”事情转折得太快,胡梅尔斯回头看了看前排的儿子,又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赫韦德斯,“他他他……你不管了?”


“不是你让我选择心里最重要的吗?”赫韦德斯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他走出影厅。


“可我以为你心里最重要的是——”胡梅尔斯还有些不甘心地返回去多望了几眼。


赫韦德斯回过头来,对他露出了一个再多捧玫瑰也不及一半美好的笑容。


“今晚可以是你。”




31.
“朱利安,我唔——”这时终于缓过来的凯文才刚开口就被捂紧了嘴巴。本来就很像兔子了,看着眼睛红红的小男旁友他心想,这下更像了。


“说了不许你讲话了!”朱利安恶狠狠地瞪着他。


(我就说一句——)被捂着嘴巴的凯文嗯嗯唔唔地抗议。


“不行!”要是他真是兔子这时八成就咬人了。


(我喜欢你——)


“我又不喜欢你!”朱利安连忙收回手捂紧自己的耳朵。


“你不喜欢我干嘛偷袭我,你肯定喜欢我——”


“爆米花分你一半好吗!”


“反正我他妈的就是喜欢你——”


“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






Fi——


“不能Fin不能Fin,我还有事要说!菲利——菲利!醒醒出大事了!”


拉姆头疼地把电话拿远了些:“别激动托马斯,我听得清。”


“曼努那混蛋说他下周五要带克里斯来咱们这!”电话那头托马斯难受得快要窒息,“那咱们还打什么牌啊,这是个背叛!”


拉姆心里猛地咯了一噔,但在短短的几秒内立即恢复了平静:“……马茨知道吗?”


“还在和他家那位共度良宵哪有功夫管我们!”


“那托马斯你现在在家里吗?”


“在啊,怎么啦?”


拉姆和善地说:“把曼努上次买了不敢带回家寄存在咱们这的那副白金典藏版羊头牌扔了吧。”





……


Fin啦

评论

热度(200)

  1. 杂酒(๑´•v•`)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