Özilion

[Love is sacrifice ] 麻花

感谢与爱❤

春尽裹梦还:

授权渣翻,没有做到信达雅


以下为原文翻译


原作者:Rogue1987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806912


CP:Karim Benzema/ Cristiano Ronaldo(无差)


Summary:卡里姆如何应对他的困难时期以及克里斯如何不让他被这些事情打倒。


Note:在周六的麻花后我无法抵抗地写下了这个。


顺带一提:我认同大部分的球迷认为卡里姆有一个糟糕的一年的看法,他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圣人,也不是像那样的人。他应该做的更好。我也这么觉得。但他作出努力了,你应当给予他尊重。(You have to give him that.)这可不容易:每周都去那里,知道自己的球迷恨你。它是艰难的。我写这些不是因为我想为他获得同情票,我是因为我爱他和克里斯在一起,想创造一些关于他的感受的理解。


当然,很多的都只是我自己的想象,但那应该是的。(But that's what fics are for.)


希望你喜欢它。


Work Text:



卡里姆沉默地坐在更衣室里,在他个人又一场失败的比赛后。


他又一次没能取得进球并从他的观众那里得到了纯粹的憎恨,就像多余的射门踢在了他的胃部一样。他已经习惯了这个,看似他已经忍受很多年了,但这并没有使它变得轻松一些。


每一次,当他听到他们的嘘声,都像有把钝刀从他身上割开,把他从胸骨上切开,一路切到他的肚脐。


被对手吹口哨和嘘声是正常的,每一个球员都经历了那样该死的时刻,但在你的主场忍受它,你自己的家里——你认为是安全的,快乐的和被爱着的家里,那是他永远不能习惯的。他怎么能呢?


他脸皮厚,但不是大理石做的。他也有感情,但那似乎不是看台上的人们关心的事。每当他不得不站在球员通道里,听着人群在他头顶上的吼声时,他必须鼓起他所有的勇气,强迫他的双腿开始向上走。他告诉自己要勇敢,不要让他们“杀死”他,但他做不到。


如果他是一个进攻型中场,没有人会用敌意的目光看着他,相反的是他会因为他出色的助攻和努力的工作得到掌声,但不然。卡里姆穿的是九号球衣,罗纳尔多的号码,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在每周都有进球。如果他不这样做,他会被撵走的。


并且不幸的,由于某种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的原因,他正处于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一个赛季。没有什么对他起作用。即使是他与克里斯的连线也是无比差劲。


克里斯努力以支持他,试图给他创造机会,但是卡里姆悉数毁掉了它们,一次又一次,直到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还在这样一个俱乐部踢球了。


他知道这令人沮丧,怒气冲冲的葡萄牙人看到他失败了那多次,因为在最后,克里斯所想的全都是给大家最好的表现,但卡里姆无法让自己的运气转好,无论他多么努力。


而现在,在又一场失败的比赛后,他觉得自己太累了,不能再为自己的位置奋战了。他想放弃。他今晚错过了六次机会,六次。他简直就是个滑稽的玩笑。


他相信,相较于他,克里斯现在宁可和马尔科·阿森西奥一起踢球。如果马尔科今晚代替他,那么年轻人至少会进两个球。卡里姆确信无比。


他知道这对马尔科是不公平的:齐祖一直偏袒他,并把有才华的、更年轻的、状态更好的马尔科按在板凳上。马尔科从不让他看到他的失望或怨恨,但卡里姆知道他内心深处感受到了。即使他太优雅了,而不会对卡里姆持反对态度。


他听到他的队友在他附近徘徊,但没有真正显露出什么。他坐在那里,像一尊雕像,与此同时他听到储物柜被砰地关上,淋浴间里的水在流动着。


一只手搭到他的肩上,他不必抬头去看那是谁,因为他能感受到瘦削手指坚定的力量。“伙计,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该死的。”克里斯蒂亚诺用法语坚决地说。他经常和卡里姆讲法语,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会说法语。这仅是个增进了他们友谊的微小的动作,对卡里姆而言却是整个世界。克里斯的法语不流利,但至少他的尝试意味了一切。


“不,他们嘘我是对的。我是个该死的失败者。”卡里姆愤怒地吐露心声。他的脸颊在燃烧,眼泪刺痛了他的眼睛。他不能在这里软弱,不是现在。不是在每个人都在这里的时候。


那只手大力地挤压着他的肩胛骨,不是想伤害他,而是想把他从深深的、压抑的思想中拉出来。克里斯知道卡里姆总是容易受到自己内心的恶魔攻击,他们需要被干草叉驱逐,在他们把他整个狼吞虎咽地吃光之前。“别再说这些了。你永远不是一个失败的人,你帮我进球了,还记得吗?”


克里斯需要一个回答,卡里姆僵硬地点头。他的大脑在折磨他。“看到了吗?没有失败者能给我一个像这样的助攻。”“你需要的是马尔科而不是我,他能做到我现在不能做的。”


“不,我不需要,他不像你一样了解我。他不能像你一样读懂我的心。难道你没注意到不论何时我和他一起踢球,实际上,我比你在我身边的时候进球少吗?你是我最好的搭档记得吗?那个给了我最多的助攻、多过这里每个人的人。我不想要一个新搭档,我对我得到的那个人非常满意。那些混蛋球迷可能不会感激你的辛勤工作和牺牲,但我是。球队也一样。连马尔科都明白,他没对你说什么,不是吗?”


卡里姆疲倦地摇了摇头,他需要一些阿司匹林。“不,当然不是。他太好了,太谦逊了。但我知道他在板凳上是怎样想的。他们都在地狱里,连博尔贾和伊斯科也是。他们可以做得比我好得多,他们也没有错。你知道他们没有。”


“不,他们有。”克里斯固执的不同意。他决不会让卡里姆堕入无望,永远不会。当卡里姆沉入海底,克里斯总会去救他,拉着他回到光里。


卡里姆感到他的心脏胀大了五倍,因为克里斯狂热的永恒的忠诚。这对他来说太珍贵了,即使那毫无道理。


身旁有人依然相信他,即使他自己都没有。克里斯坐在他身边,他们强壮的腿碰到一起。“操他们的。我需要你,这不算什么吗?”


卡里姆思考了一会儿。他和克里斯一直都像锅里的两颗豌豆般亲密无间。他们总是开玩笑,他们分享小秘密,老实说他们对彼此都非常依恋。他们每天都第一个到训练场,也是最后离开的。


克里斯曾激励他更加努力以提高他的技巧,他的确进步了很多,多亏了他们的加练。在那段独处的时间里,他们谈论了一切,从孩子到女人,到宠物和其他球队和球员。他们彼此已经很熟悉了。卡里姆知道克里斯需要和他加练的几个小时,就像卡里姆需要它一样。


卡里姆是克里斯蒂亚诺选定的岩石。那个在他忙碌的生活中永恒不变的、忠诚的因素。在他极度繁忙的时刻的安心和安慰。


当他们其中一个受伤,不能在球场呆上一段时间时,另一个经常感到孤独。当克里斯受伤,卡里姆仍然做他额外的工作就好像克里斯还在那里,但没有他,他感到非常孤独。


有时他们会在卡里姆训练的休息时间视频聊天。克里斯会就他已经在家里看了的卡里姆的训练发表意见,朝卡里姆嚷嚷没有自己在那里纠正他,他做的都是错的,还说卡里姆在他缺席的时候越来越懒。


当卡里姆受伤,他知道克里斯可能会更糟。克里斯非常讨厌独自一人。


在这点上卡里姆比克里斯更能适应。他会一天打两次电话给卡里姆,问他在做什么,并向他抱怨他们的队友没有正确地训练,没有遵循他那不可能达到的高标准,把一切都搞砸了。


他们没有共同之处,但他们需要彼此,就像太阳需要月亮一样。


卡里姆看着克里斯,克里斯无精打采地坐在他旁边的凳子上,若有所思。“当然这对我有意义。我只是厌倦了这一切。我受不了了,我不想回去。我害怕面对他们。他们真的认为如果他们不停地对我们大喊大叫,我们会踢得更好吗?这会帮助我们表现得更好吗?”


为什么克里斯总是会让他忍不住倾诉深藏于心的秘密?他最黑暗的思想和循环的噩梦。他永远无法理解他们分享的任何一个纽带的真正含义,以及它们是如何对他们两个发挥这样的大的作用的。


他唯一能肯定的是,它确实在很多层面上发挥着作用——这对他们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也不明白,但是,额,我听到你说你想和齐祖明天谈谈,是关于什么的?”克里斯想知道。他巧克力色的眼睛是黑色的,覆盖着关切。


该死的。卡里姆希望克里斯没有离得那么近,没有听到这个,但他显然低估了克里斯的听力。


“我要告诉他,下一场主场比赛我想坐在替补席上。我想让马尔科参加比赛,我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卡里姆在停下来之前就听到了那句话。


克里斯睁大了眼睛,他用力压着卡里姆的肩膀,显然吓了一跳,“不,你不要!你他妈的疯了吗?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因为这样做是对的!他赢得了它。我一秒都不能再忍受他们的仇恨。我很害怕去球场,以至于我必须在比赛前去十次洗手间,你没注意到吗?”卡里姆咬紧他的牙齿。跟别人谈论他反复无常的肠道情况,让他感到尴尬,但他知道克里斯不会在他现在处于十分脆弱状态时嘲笑他。


“我注意到了,”克里斯说,更友好了一点。所有的愤怒和震惊在他眨眼的瞬间消失了,这是他这个人的典型表现。他可以在一刹那间从太阳般的凶猛转回到月亮似的平静。“但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卡里姆。你不能只是让少数选择遗忘你那伟大的几年的混蛋,像那样把你踢出去。你必须保持坚强。我意思是他们也在嘘我,不是吗?”


“是的,就像你爱告诉自己,你根本不在乎它一样,我知道它困扰着你。比你承认的多得多。”


克里斯试图耸耸肩否认却以失败告终,最终给了他沮丧的一瞥。“当然,它困扰着我。”他看起来完全漏气了,像解除武装般坐在那里。


他那骄傲而有力的面具掉到了地上,露出了真正的克里斯蒂亚诺,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那深埋在他内心的某个地方,克里斯蒂亚诺用一堵巨大的十英尺高的墙,武装警卫和陷阱守卫着他。卡里姆用了几年时间才推倒了那堵墙。


但他知道他是幸运的,他的大多数队友绝不会到达那里。更看不到全副武装下的克里斯是多么美丽。


克里斯频繁地吞咽着,“但我们不能让他们恐吓到我们。”


卡里姆无意识地轻颤,“太晚了,伙计,我不会让你这样做,你这样做是在签署你自己的死刑令。”


“这不是你的决定,克里斯,那么也许应该是我的,因为我也被这影响了,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


“你不能改变我关于这件事的主意,我的兄弟,我做出了我的选择。齐祖已经知道我们明天的约谈了。”


克里斯的眼睛又转动了,更多的是恐慌,齐祖他看见他们身上的惊慌了吗?卡里姆一只手放在克里斯的手上并握住它,“会没事的,兄弟,别担心我。”


“我总是担心你。”克里斯抱怨得厉害。


“我知道,”卡里姆环顾四周,发现更衣室几乎完全空了下来,只有塞尔吉奥和卢卡斯还在,用西班牙语快速地聊着一些不相干的事情。


“你们要来了吗?我想他们想打扫这里了。”塞尔吉奥提醒他们,轻敲他的表告诉他们有些晚了。


“是的。”卡里姆站起来,把克里斯从长凳上拉起来。他们把健身包收起来,然后离开了。当他们到达他们的汽车旁时,克里斯用他的手臂挡住了卡里姆的门,“请不要这样做,至少再考虑一个晚上好吗?”


“好吧,我会的。”卡里姆答应道,他很清楚地知道他永远不会改变主意。克里斯挫败的表情告诉卡里姆:他也已经知道那只是一句空话。


“明天见。”克里斯叹了口气,他短暂地拥抱了卡里姆。“是的,谢谢,你知道。”


克里斯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他只是点点头,走上他的兰博基尼离开了。


那天晚上卡里姆睡得不够。醒来时他完全筋疲力尽了。


当两个小时后他到达训练场,唯一的礼物是他看到了克里斯和齐祖的车。他朝齐祖的办公室走去,敲了敲白色的门。“进来吧。”齐祖用平静的声音回道。


“Bonjour(法语:早上好) 齐祖。“卡里姆打完招呼,焦急地走到桌子前,像个孩子走进校长办公室。


齐达内微笑着安慰他,看起来像平常一样冷静稳定。他有很棒的笑容,卡里姆总是注意到这个。即使在共事了这么多年后,齐祖的出现仍然让他有点害怕。


他们一直都很亲密,但当卡里姆站在伟大的齐达内旁边时,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在与巨人同行。


他曾是他儿时的英雄,而事实上现在他们为同一支球队效力,拥有同一个梦想。他唯一的遗憾是他们从来没有同时期在一起踢过球。但是,让齐达内做助理教练,他的主教练仍是不可思议的。


“Bonjour卡里姆,进来吧。”齐祖指着他桌子前面的椅子说。


卡里姆关上门,当他坐在舒适的办公椅上时,他的心怦怦直跳。齐祖敏锐的眼睛已经审视了他,试着查明他为什么在这里,以及和什么有关。”那么你在想什么呢?他的教练问道。


“我想坐一段时间的替补席。”卡里姆脱口而出,有些唐突了。他的声明让齐祖措手不及。齐祖的眼睛变得更大了,下巴微微有些颤抖。“Oh”是齐达内鼓起勇气全部能说的了。


“我的意思是,我很感激你执着的信心和一切,但我需要休息。这对马尔科和其他的孩子们是不公平的:我表现不好却一直踢。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一直支持我,但我知道,这对球队是不好的,美菱格也一样。他们都认为你疯了,不把我按在板凳上。你会失去他们,如果你继续让我首发的话。”卡里姆喃喃自语。


齐祖把他长而苍白的手指交叠在一起,沉思了一会儿。“好吧,我需要你仔细地听我说这些话。事实上,当你坐在这里,自愿地提出坐在板凳上,这是超越高尚的。它表明你是什么样的人,它是你个性的见证。
但出于应有的尊重,我不是偏爱于你。在过去的八年里,你已经赢得了你的位置,你不这样认为吗?你打破了无数的俱乐部记录。你是克里斯蒂亚诺最好的搭档,你给他的助攻超过了每一个人,甚至超过了梅苏特。
我一直相信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将会做得更好,只是目前为止,你这一年表现糟糕。这确实发生了。即使是克里斯蒂亚诺表现也不及去年,进球理智。这是很自然的。
你,你们仍然是我最好的,最有效的组合。虽然我明白,球迷的嘘声很难听,但我请求你持之以恒。坚持下去,拼出你的一条路来,赢回他们的感情。如果有人能做到的,那就是你。我知道。你像凤凰,卡里姆,你每一次浴火重生的时候都让我吃惊,当每个人都对你失去信心,”齐达内伸出手放在桌子上,握住卡里姆的。这是如此的温暖和支持。齐达内把他们的眼睛锁定在一起,“如果有人能崛起那一定是你。所以我要拒绝你坐替补席的请求。”


卡里姆觉得胆汁从喉咙深处涌起。他必须做点什么。“我现在在每一个主场比赛前都感觉在生病。恶心和焦虑。这就是你想要给我的吗?总是在比赛前睡不着就因为我紧张的要命?”这样的行为似乎是他最后的,绝望的求救。


他为了热爱的生活紧握齐祖的手,才注意到自己多么湿冷。“只是休息一场,那就是我想要的全部。如果你这么做,甚至没人会眨两次眼……拜托。”


当他的教练看到泪光在他眼睛里浮现,他终于同意了,“好吧,那就下一场比赛,只是一场。”


卡里姆点了点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得到了他的休息。马尔科在接下来的比赛上场,但没有进球也没有给克里斯任何助攻,这让卡里姆感觉好受了一点,然后他因这样自私的想法而内疚。他想让年轻人做得好,马尔科是他见过的年轻球员中最好的。他有潜力成长为像克里斯那样伟大的球员。所以比赛之后,他去找马尔科说话了,让他保持乐观。这样的话,他下次会做得更好。马尔科为此感激,他能这样说。


一周后皇马在主场对阵阿维拉斯。卡里姆再次首发,比赛变好了很多。但再一次,他没有进球运。他击中了门柱,错过了进球,还有一个进球因为越位被判无效,但卡里姆质疑,那是否是正确的。他助攻克里斯和加里斯并参与了所有的三个进球。


人们似乎再次回到他身边了,给他注入了新能量,让他做得更好。 当他在欧冠对阵巴黎中被换下,他们也为他鼓掌。尽管他没有进球,他们仍然比嘘声时更鼓舞他。这是对于他的自信心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今天的球迷也都很不可思议,每次他做了正确的动作时为他鼓掌,支持他,就像他们在过去的好时光里一样。他想要进球是如此的难,为了回报他们的信任,去做他们都想要他做的事。


但他的运气已经彻底砸了,好像它已被整个赛季透支了一般。这就像某时有人诅咒了他。他现在有三个西甲进球,他知道他必须要做得更好。齐祖曾在一些比赛将他放在板凳上,马尔科发挥随意。有时令人惊讶,有时一点下滑,太急于表现好了。


卡里姆对此已经看开了,退后一步让能让年轻人证明自己。他知道美菱格爱马尔科超过他们爱他的,但那主要是因为他是西班牙人。美菱格总是喜欢西班牙人胜过外国人。


在对阿维拉斯中场休息时,克里斯再次和他交谈,保证他今天会进球。他感觉到那就在他的骨髓里,隐隐欲出。


当克里斯在上半场结束时打入第一个进球,他做了很多动作来感谢卡里姆狡猾的脚后跟传球。他没有冲出去自己庆祝而是示意卡里姆过来,抱着他,指着人们说,他的这个进球来自卡里姆,他们应该尊敬他。


奇迹般的,球迷也这样做了。


他们为他呐喊。卡里姆感觉自己的心变得更温暖,由于克里斯无私的友爱的宣言。一瞬间,这让他感觉好像全世界的重量不再压到他的背上了。克里斯从他背上扛过压力并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这就是兄弟做的,有彼此的支持。


中场休息时,他不停地感谢克里斯,给了他信任。克里斯最终变得累了,他在卡里姆的身边开玩笑,说这只是为了让他回来。


但那天克里斯蒂亚诺的好心甚至更进一步。他有两个进球,他的职业生涯达到了一个新的里程碑,三百个皇马时期的进球。相当伟大的成就。卡里姆只希望达到这一数字。不过,他永远不会嫉妒克里斯,不是真正的那种。他太欣赏克里斯,所以能控制类似攻击克里斯一类的事发生。他想要让克里斯表现好,就好像他想自己表现得好一样。


比赛临近结束,加里斯禁区内被拦截。他走到裁判要求判罚点球。


卡里姆已经走到一边等着克里斯去得到它,看着他像平常那样对待点球,他将打进他的第五十个帽子戏法,但由于某些原因,克里斯把球放在卡里姆手上。“不,这是给你的,”他郑重说,把球交到卡里姆手上,“不要错过?”他眨了眨眼。


卡里姆太过震惊,以至于他好不容易才找回他的焦点,压力开始堆积在他的胃部。


他必须做到,必须要进球,否则他会看起来会像个大傻瓜。


克里斯很少错过一个——又一个记录只为了提供给他机会让他获得更多的自信心。这是一个牺牲——卡里姆从来没有想过从他的搭档会这样做,这使他失去平衡。


在事情发生后深思,如果有人出于个人使命,要让卡里姆回到他的老样子,带领他摆脱他的萎靡不振,那一定是克里斯。这不是没有成果的,卡里姆的状态已经在过去的几周里有了很大的提升。也许他没有很多进球,但他提供了很好的助攻,再一次。事实上他开始更相信自己的能力了。他告诉自己,他不能噎住,不是现在。


他知道他必须要让他的头脑保持冷静,以最好的状态,集中注意力并踢进这个点球。他不能浪费克里斯蒂亚诺这样的极大的举动。他必须要做到。错过不是一种选择。


但他最近运气太糟,他担心再次击中门柱,或者射偏目标几英里,或者滑倒在草地上,不能完成射门,这确实定义了他的赛季。


伯纳乌似乎都屏住了呼吸。


卡里姆试图稳定他的竞技精神但他的时间已经用完了,裁判吹响了口哨。卡里姆没有多想,他下意识地射门将球送入球门左角。守门员几乎扑到了它,但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及时够到球。他进了。


球场像在他周围爆炸。每个人都为他感到高兴。一口大气从他肺里宽慰地逃离了。一时间他脑海里全是克里斯,一遍又一遍地感谢葡萄牙人,他感觉到他的队友向猛他扑过来。


加里斯在他的耳朵边大喊,用英语和法语交替着祝贺他。其他人也在喊。克里斯蒂亚诺什么也没说,他没有。


球迷们喊着他的名字的时候,它回荡在伯纳乌每个角落。卡里姆让它冲刷他像是被冻僵后洗了个热水澡,孤独的日子。他赢回了他们的好感,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感谢克里斯蒂亚诺。因为他有从未放弃他,甚至当卡里姆已经放弃了自己。


比赛结束后,他们一起坐在更衣室里,在舒适的沉默里。卡里姆靠近了一步,并紧紧抱住了克里斯。抱得太紧了,他几乎可以听到他兄弟的肋骨断裂的声音。克里斯从未退缩。”Merci mon frere(法语:谢谢你,兄弟)。”


克里斯在他脖子边笑着,他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背,孩子气的傻笑着捏了卡里姆的脸颊。“任何时候,兄弟。你应得的。在过去的几年来你给我的那些进球,我欠你一个。”


“谢谢,这意味着——你知道的。很多。让我今晚带你出去吃晚饭来感谢你,好吗?”


克里斯笑了,“好吧,我可以选餐馆吗?”


“你当然可以,我们会做任何你想要的,以及我买单。”


“好吧我们可以晚些再讨论。”克里斯蒂亚诺说。卡里姆知道他从不喜欢接受来自队友的钱。他总是坚持要买单。但卡里姆不会让他赢下今晚这场辩论。“不,我买,如果你要和我争论这个,我会踢你的屁股的。”


克里斯发出不赞成的声音。“如果你能做到的话。”


“我可以,但我不会的。”


“因为你知道我比你强壮。”克里斯蒂亚诺狡黠的笑着回应。


“或者因为我比你高。”卡里姆说。


克里斯不满地哼了一声,但不能对此争论什么。卡里姆比他高一厘米,这总是让克里斯伤心。他甚至站在拍赛前合照时踮起脚尖使自己比卡里姆高。


这是一件总能使卡里姆被逗笑的事。他过去常常取笑克里斯这点,直到他得知克里斯对自己身高实际上是没有安全感的。而且不喜欢那些评论。所以他停了下来。因为卡里姆,尽管他的名声不好,其实还是个不错的人。


“Shut up your shit,让我们回家然后准备去吃晚餐。”克里斯这么说。


卡里姆把他从板凳上拉起来,“爱你,伙计。”他温和的取笑。


“是的,fuck you too.”克里斯讥笑着,但卡里姆没有错过之后的眨眼。或他收到的拥抱——这是克里斯表达喜爱的典型动作。 他从未说过“我也爱你”来回应卡里姆。但他也不必那样做。卡里姆清楚他感受到的,他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他们背上背包,离开更衣室。他们的双臂搭在对方的肩膀上,笑容在他们的唇边溢开。



Fin.


Note:
卡里姆可能永远不会找齐祖让他把自己放在替补席上,虽然如果我是他我可能会这么做。我并不认为自己能处理这每周的恨意。


卡里姆和克里斯有特殊的联系,我一直很喜欢写这些。对我而言,他们是最好的兄弟。


让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意见对我很重要。
我希望这ok.



———————话废的分界线———————————


这篇麻花文从4-1阿维拉斯就看到了,并且很快和太太要到了授权,第一次雄心勃勃地翻译,脱了很久还是不满意,大概改过十次吧(还是觉得无法完全表达出原文的感情(望天


最触动我的一句话就是“他像太阳,他像月亮,没有相似之处,却离不开彼此。”


还有“为什么克里斯总是会让他忍不住倾诉深藏于心的秘密?他最黑暗的思想和循环的噩梦。他永远无法理解他们分享的任何一个纽带的真正含义,以及它们是如何对他们两个发挥这样的大的作用的。”


以及“一瞬间,这让他感觉好像全世界的重量不再压到他的背上了。克里斯从他背上扛过压力并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文中很多小细节都触动心弦啊,包括克里斯的城堡用来保护脆弱的自己,卡里姆用了几年才推倒那堵墙。


99%写出了我心目中麻花的相处模式,彼此支持,在球迷都嘘笨马的时候,克里斯用行动证明了他们俩的感情。


从初来乍到,到今年早就过了“七年之痒”,笨马还是那样,给他助攻,为他开心,只要抱到他就笑出一脸褶子,笨马总是知足常乐的那一个。


克里斯啊,对着镜头说“我不会和卡里姆出去吃饭之类的”,他啊,就是很讨厌自己的感情被揣测一样,明明就喜欢还要傲娇地告诉全世界“我们不出去吃饭来维系感情的”因为不需要那样做,他和卡里姆就很好啊。


之前笨马被黑的很惨的时候,见一个要求伊斯科或者阿笑顶替卡里姆成为总裁固定拍档的时候,我都会抱着“他们都很好,但卡里姆和克里斯是最合适的。”这种想法。


他们太熟悉了,太默契了,以至于说让别人再来顶替其中一个的位置都让人觉得不适应。


人走人留,当年那批人啊都离开了,只有卡里姆一直站在他身边,拿冠军也好,被骂也好,要被卖掉也好,扛着压力,都请你们继续一起走下去吧。


(觉得大半夜发这篇就很戳泪点了,结果写完最后这段话已经用了四张纸巾擦眼泪鼻涕了,我第一次尝试这么大工程量的翻译,翻得不好,希望英语好的同学,戳原文链接去看看吧,最后记得要一直爱麻花啊💝)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