Özilion

【胡花】eDisharmony 第六章完结

鲨美重度患者:

第六章


  from mats :你在做什么?
  to mats :现在?
  from mats :不,上周二,从上午10:30到12:30,这是个警方问询,我需要你立刻为一起谋杀事件做出不在场证明。
  from mats :哈,开个玩笑
  to mats :我差点被吓傻了你个混球
  from mats :正在看JudgeJoan,我真好奇,马可,你怎么就这么喜欢这玩意?
  to mats :我也真好奇了,马可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from mats :哎哟
  from mats :这话一向是我说来着
  to mats :¯\_(ツ)_/¯
  from mats :别想用我的武器来对付我


  ************


  背靠床头躺在床上,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举着巧克力能量棒,本尼发现他的生活品质在直线提高,自从把dfd放在脑后同时用马茨填补进来——不,不,这听起来太不对劲了。


  也许是他感情用事,不过本尼会保留论坛的账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每当他删除一封论坛邮件,他的情绪就更放松一些,好像连空气都更清新了一点儿。尤其想到收件箱里持续增加的未读邮件里,有九成可能其中的90%都是dfd发过来的,删除起来就让他更加愉悦了,只是隐约的,本尼仍略微遗憾着。


  他真的思考过去回复dfd的skype或者论坛邮件,给对方一个答案,实际上有几次他已经开始打字输入了,但在朱利安最少20的电话咆哮后,他最终选择了放弃。


  他能给什么答案?本尼知道他本身就问题重重,他的候选人名单可一点都不单一,与其如此,不如让dfd自己慢慢发现他是个恶毒可耻的骗子吧。


  所以本尼选择回归他曾经的状况:把一切情感投入到马茨-胡梅尔斯身上。


  或者他现在可以做个更无耻的假设,如果dfd是那种只想寻求一夕之欢的人,那对方现在肯定已经学到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欺骗的,就让对方认为自己是在复仇吧,私人恩怨那种。


  
  发信息聊了一会儿,但这样根本无法平息他的渴望,本尼最后还是抑制不住的拨出电话。


  只响了一声铃马茨就接了起来。


  “让妓女扮演女招待去法庭作证,结果她的证词还成为审判的关键证据,这事合法吗?”马茨的声音从话筒传来,用一个疑问代替你好。


  本尼大笑着从床上站起来,“我觉得不,你在为自己上法庭积攒经验?”


  马茨一下就被哽住了,听着电话里沙沙的声音,他放慢语速反问,“管我叫妓女是某种隐喻表达吗?”


  “唔,起码你的长相挺合适的?”
  话一说出口本尼就开始后悔了,对你的朋友开玩笑说对方是出来卖的是一回事,但玩笑对方出来卖还认为对方很迷人就是另一回事了,好在,马茨的干笑声好像他听到过他多次这类玩笑一样,本尼突然联想到马茨的好友马可。


  他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点儿什么。


  “干吗要看那些恶心的连续剧,就没有别的可做吗?”本尼问道。


  “我只是想分散一下注意力。”像个肥皂剧里那些妒火中烧的女主角一样似地,马茨幽怨的长叹一声,“记得影院那次吧?额,约好的那个家伙我还是联系不到,所以我现在半是担心半是快要气疯了,这让我有点脑子用不过来,所以只能花整个下午看连续剧。” 


  本尼突然就注意到马茨的语法错误,注意力怎么都无法从对方口中的‘家伙’转开,马茨之前是对他说过自己是去约会的吧?


  “谁,额,我是说那个家伙?”本尼小心试探着,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漫不经心,拿着手机的手指却死死收紧起来。


  “他真的很好,超爱足球,就是有点高冷,总归来说是个赞透了的家伙,我的意思是,可能是吧。”


  那个人听上去优雅又迷人,不过让本尼暗自欢喜的是,这是建立在那人是个混蛋的基础上的。


  马茨泛起一抹窃笑继续说道,“你知道最有意思的是什么吗?”


  你的脸,本尼想着,嘴里给出另一个内容,“什么?”


  “他是个沙尔克球迷!看来跨俱乐部的恋情注定是个灾难。”


  本尼模糊的用乱七八糟的语气助词表示同意,与此同时,他恨不得把余光里的沙尔克闹钟从窗户里扔出去。


  “他叫什么?”本尼的问题刚问出口就被马茨的咳嗽声打断了,电话另一头电视的音量突然大起来。


  “先到这里吧,马上就要到审判环节了。”


  马茨挂断的速度快到让本尼来不及说再见,这让本尼不禁怀疑,也许有秘密的人不止他一个。


  ************


  marcool_rads :你们好啊,网络上的球迷朋友们
  marcool_rads :谁能给我讲讲b_blau和dfd的事?
  reus21 :老天,他俩现在可真是论坛红人啊。
  marcool_rads :名字酷毙了伙计,受宠若惊哈
  marcool_rads :为你对马可罗伊斯的深爱点个赞哈哈哈哈
  kick3r :blau有一段时间没上论坛了,同时dfd似乎也潜水了好久
  iceicebasti :我记得他们提到过说要面基来着
  messimessy :庆幸他俩都不像是杀人犯吧,否则现在咱们该担心其中哪个已经暴尸荒野了,或者更糟糕,两个一起
  marcool_rads :所以他们一个是沙尔克一个是多特?
  eis_schmelzer :没错,虽然在两支球队比赛时他们从没出现过,但是的,他们是球迷
  eis_schmelzer :blau比赛时总有工作要做,可太奇怪了,谁会在周六晚上上班??
  hummelsandbees :太好笑了,dfd基本上也总是缺席
  admin_m :他的确
  11vs11 :blau总没完没了的谈论马茨-胡梅尔斯的头发,老天爷,这可是我最喜欢的部分了,无比怀念他们的日常掐架。


  *************


  那场说不清楚成功还是失败的间谍游戏的五天后,马可觉得注册任意球论坛这主意真是赞透了的明智,marcool_rads这个用户名也好极了。


  在网络上盯梢如同在现实世界里一样困难,所以当然,马可再次呼唤他的超级英雄马里奥来拯救自己。


  现下,马可正拿着笔记本盯着浏览器上的论坛内容,耳朵同时听着电话另一头马里奥的大嗓门。


  “我仍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马可!我的意思是,咱们和队友一起玩过多少次了,不就是个真心话大冒险么,不过就是让人亲亲摸摸而已,见鬼,我记得有一次托马斯是不是要求你和马茨法式热吻来着?嗯..我觉得那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马可被取悦了,他呻吟着哼哼了一声,笑起来。


  “问题是,接吻的是本尼和马茨,他俩和简奥斯丁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有什么区别?他们都为对方神魂颠倒多久了,也许马茨不记得了,但本尼可是清醒着的,在那些拥吻共舞之后,嗯哼,我总算明白问题所在了。”


  “马茨就从没给你说过?”马里奥不敢置信。


  “我真诚的认为他根本就不记得,那家伙绝对醉断片了。”


  “那论坛上的故事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你告诉我的另一件事了,你说本尼经历了一些为难的状况然后匿名注册了某个球迷论坛,对吧?这就是让我圣光普照天使高歌的原因了。”


  马可开始非常详细的为马里奥科普马茨在论坛上经历的一切。


  听完整个故事,马里奥对此的唯一评论是,“你猜怎么着,这基本和Judge Joan上的剧情没区别,就是那集少女面基遭遇杀人犯那段。”


  马可毫无廉耻的把这当作对他的赞扬,“我知道,对吧?真高兴你也这么说,我阻止过马茨可对方毫不领情。”


  马茨必须对他感恩戴德,马可想,我曾如此努力想要避免马茨被孤零零的,只能带着装有本尼照片的小盒子被埋进棺材里面啊,感慨着,手里不慢的打开更多选项卡,然后马可发现想要查询dfd的所有发言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的怀疑全部指向一个结果,逆推来看,所有线索都被串联上了。


  马茨同时爱上了b_blau和本尼,本尼和马茨在聚会的时候一直没放下过手机,为b_blau留的球票有人认领没人看球同时本尼在球场,马茨去约会的时候,见到的却是本尼。


  马可都要为自己的伟大发现感动了,他真是个天才!这种时刻必须要庆祝,马可赶紧给马里奥发了一个视频申请,让他们两个快乐的脸隔着手机屏幕被留存在摄像头下。


  “咱们必须得帮忙,否则他们自己走到一起起码要等再得一次四星世界杯那么长。”


  *************


  marco :黄蓝任务行进中/蓝色已经搞定
  mario :你能用正常点儿的话来表达么
  marco :好吧,‘撮合马茨和本尼’任务进展顺利/我已经把本尼捆在我的衣柜里了 
  mario :虽然你的计策缺乏说服力,但我相信你能行
  marco :唔,亲爱的,他俩都有语死早的毛病,必须得让他们把话说清楚,我打算威胁如果不来上一发就不放他们出来
  mario :在衣柜里?!
  marco :没有实践,没有发言权
  marco :当然如果真的地方不够,一个吻也是可以的


  *************


  一边刷新论坛一边看着情景剧时,马茨突然接到马可的信息。


  from marcool rads :我需要你帮忙挪一下家具
  to marcool rads :不能叫凯文帮忙吗?
  from marcool rads :不,把屁股从沙发上挪开,早晚有一天你得变成孤僻冷淡的只能陪猫玩儿的老太太 
  to marcool rads :这话太恶心人了,好吧,等等就到


  放下电话后马茨一边关掉电视一边嘴里不停抱怨,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他都懒得去斟酌要不要看看发型是不是合适,去马可家而已,在他看来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


  在开车的过程中,电台里传来的歌声让他精神了一些,不过等他按响马可家的门铃时,马茨开始为自己的命运就是要被马可折腾这项事实郁闷。


  马可打开门后送上一个漂亮过头的笑脸,用肩膀撞了撞马茨,抓着对方就往屋里拖,这在马茨看来简直就是亮起警戒标志的另一种做法了。


  “嘿,真高兴你能来!”马可说的满是客气好像他给出过其他选择似地。


  “家具在我的卧室里。”马可立即补充道,用来阻止马茨的任何表示。


  一路推着马茨往他的卧室挪,马可没给马茨任何反应的时间就一个动作——


  有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马可竟然会把他推到衣柜里锁起来!还把钥匙丢到门外!


  “草!”这都是些什么操蛋事儿啊?!


 


  衣柜很大,但也很难有足够空间在里面移动,马茨艰难的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划开屏幕。


  屏幕上微弱的光照亮小小的空间,上面一排挂好的衣服,一些被垒起来的盒子,还有——


  还有一脸听天由命的赫韦德斯。


  本尼摇了摇头,给对方一个紧张的讪笑,他正用一个特别不舒服的姿势弯曲着,和马茨被马可的衬衫隔在两边,虽然其实他们之间并不存在多少空余空间。


  “嗨!”本尼好像没注意到眼下超现实的情形,不过的确,因为他们是被马可锁在马可的衣柜里的。


  马茨只想知道本尼是怎么被诱拐过来的。


  “这有一些食物,以防,我觉得事实上你们肯定会用超多时间,因为你们已经用了太多,好像有一百年那么久!”马可的声音从柜子外传进来,一秒之后,一些看起来扁平的东西从衣柜下方的小缝隙里被推进来。


  马茨想要去接,过程中差点不小心击中本尼,然后他终于把那东西捡起来。


  一包切片意大利腊肠,还真是谢谢了啊。


  “你们玩的开心,说清楚了就给我打电话,或者接吻也行!别装的好像受害者似地,你们清楚这是怎么回事,defensefordortmund还有b_blau!”马可兴高采烈的嚎叫道,让他们可以清楚的听到对方是怎么一路离开房间的。


 


  马茨开始使劲撞击柜门,用尽全力只差没撞上自己的脸,但本尼抓住他的手腕示意他停下。


  “这没用,相信我,我困在这里快有一个小时了,我试过所有办法就只差干脆把柜子摇倒,我可不想把自己摔死在这。”


  “一个小时?!马可到底什么毛病?我见他干过不少奇葩的事儿但这个——我都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什么,我们真的该谈谈?”


  本尼哀怨的悲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我想他是知道世界杯庆功宴后我们亲热的事了。”本尼的声音很平静,但马茨不得不一再在自己脑子里重播对方的话,好确保他没有听错。


  “...我们,亲热?”马茨又重复了一遍,他很惊讶自己对这件事本身一点都不震惊但,但他对自己竟然不记得这件事充满愤怒。他从没觉得那会儿自己竟然会醉到连这么重要的是事都不记得的程度!


  “那是个真心话大冒险,”本尼说,“但我没想到那会让一切都见鬼的糟透了,知道最糟糕的是什么吗?我他妈的竟然想要再来一次。真的很抱歉。”


  “所以这才是你不再联系我的原因。”


  本尼伤心的点点头,突然这一切开始变得有意义了,“这也是我为什么开始去网上和人聊天,就是马可刚刚提到的defensefordortmund还有b_blau。”本尼简单补充道,“b_blau就是我的用户名,这很可悲,我知道。”


  马茨心跳骤停,有一会儿,他连思考的能力都消失掉,然后一切都狂风暴雨的好像打破了堤坝一样开始冲刷他的头脑。


  fuck,fuck,fuck!他想起他们在论坛上的对话,那些深夜闲聊,所有关于b_blau的那些线索,比赛时的票,约会那天的电影院..这是个多荒谬的想法,一个多难以置信的巧合,但又比他生命中经历过的一切都合情合理,马茨在想他之前到底得有多瞎啊!


  该死的马可,马茨看向本尼,正歪着头看着他的人,因为他的沉默而满脸慌乱,那神情是如此的可爱,让马茨的心脏狠狠跳动起来。


  “该死的马可”,马茨重复了一遍后猛的弓起膝盖把马茨推倒在衣柜门上吻上去。


  在这样狭小的地方接吻又混乱又尴尬,马可的衬衫不停在他头上扫来扫去,他不得不浪费一只手扒开只用另一只手托起本尼的脸,但这吻和他想象的一样完美无缺。


  当他们的嘴唇黏到一起时,本尼僵了一下,但随后他立刻就张开嘴迎接马茨的舌尖,口中漏出一阵沙哑的喘息,他是如此饥渴于此,双手深深插进马茨的头发里,像是要把对方拉进自己的身体。


  当肺部的空气燃尽,马茨稍微让他们分开一些,他都没发现因为扭曲的姿势自己快要抽筋的事实,当手机上蓝色的光照亮本尼潮红的面颊,衣柜里稀薄的空气让马茨汗津津的大口大口喘着气。


  “我就是defensefordortmund。”


  本尼的目光好似要吞了他,马茨知道如果是,这一定是个糟糕透顶的笑话,所以在本尼勉强自己假装爆笑之前他继续说道,“我在任意球论坛注册,我们开始争论越位,我威胁要去揍你然后我写了个超过一千字的关于贝克汉姆肌肉的论文,你向我调情然后我也开始挑逗你,现在我明白你不在沙尔克比赛时出现的原因了,因为你正在球场上踢球,上周见到你后我还继续等约会对象我简直就是个傻瓜,这些事实如此明显就连马可都他妈的看得出来,这件事里我一直在投入的对象从来就只是你。”


  本尼的表情好像在说马茨刚刚告诉他国际足联是光照会的下属组织似地,这让马茨开始担心他是不是又搞砸了,然后就听见本尼爆发出一阵猛烈过头的爆笑,夸张的几乎要把头撞到挂杆上。


  “哦,见鬼,”他边笑边把马茨抱进怀里,“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浪费了几乎所有时间挑逗对方而无视对方其实就在身边的事实。”


  马茨迟疑的点了点头,咬住下唇想,这绝对是他遇到过的最坏同时也是最好的事情。


  “我真的太喜欢你的小卷毛了。”本尼呢喃着,手指意有所指的在马茨的发丝间摩挲。


  “我知道..”马茨轻喘着,然后让他们再次投入到甜美的热吻之中。


  
  当他们喊马可时,马可正举着电话收集他们的接吻的声音以作为证据,等马可打开柜门,脸上的表情几乎可是说是暴躁了。


  “你们俩。”马可竖起手指比向马茨和本尼,“可以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了,我刚刚输了50欧,就因为你们不能该死的多亲热五分钟!”


  电话里飘来一阵模糊的笑声,马茨都不需要请个灵媒就知道那绝对是马里奥。
  本尼的手指在马茨衬衫里滑动,这让马茨再一次和本尼吻到一起(好像他们已经在自己家了一样),马可的抱怨被两个人彻底当成了背景音乐。


  “想离开这吗?”


  本尼露齿一笑,点头。


  只当没听到马可紧随其后的喊叫‘难道不该对我说声谢谢吗?!’乘着晚霞远去,这是他们应得的,所以他们这么做了。      


 
  *************


  defensefordortmund :快看马茨推上发的新照片,链接
  reus21 :伙计你回归啦!最近干什么去了?
  defensefordortmund :记得我那梗吗,开车去某人家什么的那个,我去了,然后一系列狗屎一样的故事。
  baronbasti :马茨的照片怎么了,耶稣基督啊老天爷!本尼和马茨!!uvu
  regiosamos :马茨看上去又变成帅哥样了
  b_blau :哈,马茨-胡梅尔斯一点都不帅
  defensefordortmund :你一个小时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defensefordortmund :无所谓了,我觉得吧,赫韦德斯应该去报名一个烹饪课程,否则恐怕烤个面包都能引起火灾。
  b_blau :嗯..他已经改变了(我必须指出本尼绝对是个烹饪大师,同时烤面包根本算不上烹饪)
  defensefordortmund :往好的地方改变? ;)
  b_blau :必须的
  oezily :有人觉得眼睛疼吗
  marcool_rads :你们两个陷入爱河的小混蛋,我快得糖尿病了!
  marcool_rads :/听到呕吐的声音没


 


完结


 


PS:直译看下来总不自然,我暂且把这章放上来,之后会发一个全篇的修改版再发布上来,感谢所有支持的朋友,之后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评论

热度(38)

  1. Özilion鲨美重度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