Özilion

好演员都走心(本泽鱼)(AU)3~4

迷你害我:

#3


在意料不到的状况发生之前,这一天完美一得让卡里姆总觉得,一定会出点什么事。


然后,不负所望。


-


这是卡里姆最喜欢的一家法国餐厅。


辛苦了一天的两人……虽然到下午,梅苏特因为自称太累,便在电影院舒舒服服睡了一觉——期间,卡里姆负责当枕头,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有必要犒劳自己一顿。一下子买了那么多东西,也许以后就可以过上天天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看电影的幸福生活,这值得庆祝。而且,说好的约会,一顿浪漫的晚餐也必不可少。


-


卡里姆把梅苏特带到了这家餐厅。结果,在门口,就发生了意外事故。


走进餐厅落座时,他们变成了三个人。


-


-


“劳拉,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今天不该是你的单身派对吗?”


卡里姆不知道这世上更戏剧性的情节能是什么样的,也分不清眼下算不算是正彩排着忽然遇到正式演出提前的紧急关头,他只是将满脑子“我们怎么就那么不巧在这儿遇到你”的为难转化为提问。


被询问的准新娘一脸满不在乎,她耸着肩,“这就是我的单身派对,高级餐厅的晚餐,待会儿去有脱衣舞男表演的酒吧。”说着,将好奇的目光停留在梅苏特的身上,“卡里姆,你还没为我介绍你的这位朋友?”


-


明明,按剧本是需要让自己的前女友相信,梅苏特是他的新情人,但卡里姆却没有办法自然介绍出口。这种仿佛搞地下情被朋友发现的尴尬感也不知道是哪儿冒出来的,他莫名别扭害羞,“这是梅苏特。”含糊着说,接着,转向梅苏特,“这是,劳拉。”


想到梅苏特居然遇到自己前女友,那又是另外的忧郁了——卡里姆简直忘记按计划,明天他们本就是要参加对方婚礼的。


-


“嗨,梅苏特!”劳拉友好向梅苏特打招呼,在微顿后,表达出疑惑,“从没听卡里姆提到过你,我以为我认识卡里姆的所有朋友呢。”


“我倒是听卡里姆提到过你。你比我想象中还漂亮。”梅苏特神情自若地回答,接着,他转向一边的侍应生,“给他一杯热柠檬茶。”回头看卡里姆,“你的喉咙不舒服,今天不许喝酒。”


-


喉咙没有不舒服的人看着未来影帝表演,劳拉显然没错过这一精心设计的台词,她诧异的目光不着痕迹在自己的前男友和前男友疑似的现男友身上来回。


“你们……”似乎考虑着礼貌的问题,但最终,她没能忍住,“看起来,并不是‘朋友’那么简单?”特地说笑着打听。


-


“就像你想的那样。”卡里姆点头向劳拉承认。


他区分不出百分之几十的自己是在演戏,下意识望向身边的梅苏特,后者正用专注的目光凝视自己……他也区分不出百分之几十的梅苏特不是在演戏。


-


劳拉很惊讶——任何一名女性忽然见到自己的异性恋前男友交了个同性当恋人所可能的反应都不外乎如此。她顿了好一会儿,不觉追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


梅苏特偷偷捏了下卡里姆的腿来提醒后者自己多有先见之明。


卡里姆对此的想法是——你的手还敢再往上以上移一点吗?!


-


-


“那是一个雨天。天气之前都已经阴霾了好几天——但我没想到会下雨。因为没有带伞,我被困在一个屋檐下。而梅苏特也一样。”


业余水准都没有的外行实在讲不来故事,他努力复现时间、人物、地点,给出结论,“我们一起看到了最美丽的彩虹,于是,我们决定在一起。”


-


“你漏了最关键的部分。”梅苏特轻笑着补充,他注视向卡里姆的眼睛,“你正和我介绍你的夏威夷计划,你说,你要在最美丽的天空下,开始一段新恋情。”


“然后,天空就忽然放晴,出现了不能更美丽的彩虹。好像上天的注定。”


“其实,有个秘密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那天我带伞了。我看到你一个人在屋檐下躲雨,于是把伞留在车上,跑到那个屋檐下。”


-


如果这个秘密是真的,卡里姆都能被浪漫哭。


他失神地回望梅苏特。


想象,如果他们不是在餐馆见面,如果那天有下雨,如果梅苏特真的为了他扔掉自己的伞……


-


“我知道这有些失礼……”劳拉带着迟疑的声音打断卡里姆的思绪。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握住了梅苏特手的外行演员决定假装自己仍未发现,他没有放开桌面下对方的手,仅仅抬头望向劳拉,“什么,劳拉?”


-


劳拉又想了好一会儿,目光迟疑在两人间,“卡里姆,我以为你是异性恋。”


“我的前一个男友也是异性恋。我还蛮擅长把异性恋掰弯的。”不知道是不是担心外行处理不来随机的发挥,梅苏特不假思索回答。


-


卡里姆没空关心这一说辞有没有解答劳拉的疑惑,他忍不住猜想,梅苏特说的,会不会碰巧是真话?


梅苏特真的有那么一个“前男友”。


-


说实话,卡里姆在之前就已经偷偷猜测过。


尽管他不愿意相信,但事情看起来那么顺理成章:梅苏特的公寓太大了,一点不像一个人住的地方。也许,那里在不久之前还是住着两个人,只是,有一个人搬出了公寓,留下梅苏特一人。梅苏特为了摆脱回忆,一下子将所有和自己前恋人共同生活场所的东西都扔了个干净……


-


如果的确是那样,那么,仅仅用家具填满那个公寓是不够的。他必须得用更多的美好回忆,将空掉的公寓和公寓里的生活都补充完整。


-


-


卡里姆不自觉想得入神,劳拉思忖着观察他。


“卡里姆,和你交往那么久,没看出来原来你那么‘可塑’。”如此揶揄。


这话倒真没说错。卡里姆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能没有一点心里挣扎的,对一个同性一见钟情。


-


“我觉得梅苏特就像是我生命中必经的一道门,我注定会弯下腰走进这扇门。”


卡里姆借机对自己真正想倾诉的对象那么说。如果不是劳拉,他大概没机会发表作为曾经直男的看法。


-


未来影帝瞥他,“如果我是一道门的话,你可不许走远。”略带戏谑的语调是轻暖而粘连的呢喃般调笑。


不管对方是不是演给观众看的,但卡里姆是说给对方听的。


“这道门后,就是我的终点。”


-


梅苏特微微顿了下。


他若有所思注视卡里姆。最终,透漏出一丝笑意,低头轻声开口,“以后,我帮你把青椒都吃了吧。”


-


如果说,因为劳拉的出现,梅苏特的表演更加像一个剧本中的角色,那么此刻的这一句台词,就剧本中的角色来说,实在是出现了人物性格偏差。


-


卡里姆有好一会儿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回答,他只是傻傻地一个劲看梅苏特。


直到劳拉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


-


仔细想想,他们的表现似乎很对不起无辜的观众,观众可没有看没羞没臊爱情片的打算。


-


卡里姆打起精神来,端正了一下坐姿,“对了,尽在说关于我的事了。劳拉,我还没恭喜你呢。”


“是啊,”劳拉不动声色地点头,“你不说我差点要搞糊涂了——明天准备结婚的,究竟是我还是你们了。”


面对这一打趣,卡里姆快要脸红。把结婚、他,以及梅苏特三个元素放在同一个句子里,卡里姆从来没想过英语原来可以那么神奇!


-


“虽然我不能喝酒,劳拉,先在这里祝福你。”


卡里姆脱口而出后才想起,自己不是真的喉咙不好不能喝酒……等等,梅苏特说他不能喝酒,所以,他的确就是真的不能喝酒!得出结论,他端起茶杯,“祝你幸福,劳拉!明天,我会和梅苏特一起来参加婚礼的。”


-


听听,他又把梅苏特,自己和婚礼三个元素凑到一句话里了。虽然连起来的意思比较无趣,但这不妨碍卡里姆为自己的文采所折服。


-


面对卡里姆的祝福,劳拉略微迟疑着端起酒杯,“谢谢你,卡里姆。”


浅啜之后,她忽然想起,望向自己的手表。


-


“差点忘了!我和朋友约的时间快到了。为了今晚那‘表演’,我特地准备了很多零钱,”边刻意说笑着,边丝毫不耽误时间的站起身来,“我得先走了。”


卡里姆起身送人,“明天见,劳拉。今晚,玩得开心!”


“我会的。”劳拉拥抱了卡里姆,然后是梅苏特,“再次很高兴认识你,梅苏特。”


-


-


准新娘终于离开。


重新在餐桌边坐下的卡里姆不禁觉得这件事很戏剧性。要知道,最初的时候,就是因为劳拉,他才会和梅苏特相遇。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前女友已远在他的这个故事之外了。


卡里姆现在关心的……只是梅苏特的前男友。


-


-


“你真的有一个直男前男友?”


设想过用一个更有技巧性的方式来切入这个话题,但卡里姆实在不是那么有技巧的人。他憋了好半天,憋出个自己都唾弃的开场白。


幸好,梅苏特不以为意地回答,“是啊,表演最好的方式就是尽量代入真实的生活。”


“所以,你们刚分手?”


-


这回,打探的意味过于明显。


梅苏特开始考虑这项买卖是不是亏本,“我们应该公平一点,既然我们各有前任,情报的话,可以对称交换。”


-


这是卡里姆没法提出异议的交易。


“成交。”他认为,“现在你能说了?”


结果,梅苏特毫不迟疑摇头,“我已经知道你和你前女友分手的情况,这个主题没法公平交换。”


-


认真推敲的话,搞不好,从交易起,对方就是在避免回答这个问题。


卡里姆能理解这种做法。每个人,总有些事不足为外人道来。


……但自己是外人吗?!……呃,好像真的是……


越想越郁闷了。


-


“不然,我们来交换第一次的情况。”


说不上是受了刺激还是怎样,总之,卡里姆铁了心想知道些什么。


-


突如其来冒出来的话题让梅苏特稍稍讶异地睁大了一下眼睛,随即,专业演员神情自若,“你先说。”


卡里姆觉得,自己似乎将了自己一军,但好在,这种故事随处可见,“其实那时候我和劳拉不认识,本来只是把对方当成一夜情的对象。后来,因为我把手机落劳拉家了,为了取回手机,我们才算认识,然后交往的。”


-


“你看你多丢三落四。”


“……又不是让你总结中心思想!现在是轮到你说你的故事!”


“我和我的前男友那个时候只是好朋友。我们都喝多了,擦枪走火,结果,关键时候因为没有安全套,所以他只能下楼去买。等买回来,我们也就酒醒了……”


卡里姆不想表现得太幸灾乐祸,他忍住笑,“结果就失败了?”


梅苏特摇头,“既然说了是第一次,当然是发生过的事。后来我们都默契地装醉,继续了下去。”


-


卡里姆真失望。这实在不是讨人喜欢的故事。


……但他还是忍不住追问,“再然后呢?”


“再然后就是上床啊。刚才你也没具体介绍体位,我还要说什么?”


梅苏特一脸无辜,以至于卡里姆为对方是不是说了什么限制级话题的状况,而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


-


思索好半天。


“我是说,然后你们就正式交往了?”他问。


梅苏特点头,“虽然说也不过就是比起以前来,多了上床这一个活动。”


-


卡里姆默默听着“也不过多了上床这一个活动”的过于轻描淡写的说辞,他为自己连床戏都没有而不禁感叹现实的落差。


抑郁地望向自己的柠檬茶,这饮料一点也无法满足此刻他空虚的内心。


“梅苏特,我能不喝柠檬茶,喝点红酒吗?”如此申请。


-


梅苏特抬头打量向他,一本正经摇头,“为了你的喉咙好,卡里姆,你不能喝红酒。今天我们买了很多啤酒,我请你喝啤酒。”


-


任何拥有地球界常识的人,都没有办法理解这其中的逻辑。只除了卡里姆。


-


-


#4


卡里姆和梅苏特围在播放着火苗视频的笔记本周围。


-


这个夜晚,还能更浪漫一点吗?


在空荡荡的房间,坐在野餐地毯上,不停用啤酒碰杯。一个不留神,就以为笔记本真的是堆篝火。


-


-


“反正后天家具什么的才会送来,明天我们要不要弄个真的火堆?”


卡里姆大概啤酒喝多了,居然想在房间里烧篝火。


梅苏特就比他考虑周到得多,“这里有防火系统的。”说着,顿了下,认真解说,“我们必须先破坏了防火系统,然后再烧火堆。”


-


这样想下去有点可怕了,“会不会出事?”卡里姆担心地问。


梅苏特云淡风轻地点头,“可能房子会烧起来。”


“……你的表情和台词级别不配套啊!”


“卡里姆,论表演,你这就是在班门弄斧。”


“我们不是在讨论表演技巧,我们是在讨论一栋房子烧起来的事!”


“放心,不会烧到旁边的邻居。”


-


-


终于,卡里姆反应过来,没准梅苏特并不在意自己的房子被烧掉?


-


……他甚至希望是这样?


烧掉这个充满不希望再记起往事的地方?


-


-


“我们明天就来烧真的篝火。”卡里姆肯定地说,“但不要烧了房子,只需要把回忆烧掉就好!”


他的发言很快引起梅苏特的斜睨,“卡里姆,你一定爱情电影看多了吧?”


法国人为自己辩护,“我只喜欢僵尸片。”


-


“我说过,我前男友是个直男,对吧?”


梅苏特突如其来。


卡里姆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开启这一隐藏剧情的,他只是意识到,自己终于要听到那个被追问过的故事了。


-


“虽然我觉得我掰弯了他,但直男就是直男。”梅苏特说着,继续喝啤酒。


卡里姆不免不赞同,“他都和你在一起了,怎么还能算是直的?”


-


梅苏特注视向不存在的虚空,“那天我在他的衣服里发现了一枚戒指。”


“那又怎样?”卡里姆本能想安慰,“搞不好那是给你的?”说完后才恨不得缝上自己的嘴——从结果来看,明显事实不是那么回事。此刻,这听起来简直就像是风凉话。


-


相对懊悔不已的卡里姆,梅苏特不以为意,他耸肩,“那是女式戒指,而且,也不是我的尺寸。”


卡里姆小心观察对方,“然后?”


“然后他提出了分手。之后的事你一定也猜到了,他从这里搬走,而我搬走了这里所有的家具。”


-


“……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换了一套全新的家具。”卡里姆从来不会安慰人,这是喝了太多啤酒的人,竭尽所能想到的答案。


梅苏特转头望向他,漫不经心地继续故事,“他没有再和我联系,不过我知道,他和初恋女友复合了,而且,求婚也成功了。”


-


“求婚有什么稀奇的?”


卡里姆想破了脑袋,他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好。所以,这大概是脑袋破了造成的后果,他直接拿起啤酒罐的拉环,“梅苏特,你能和我结婚吗?我可以给你戒指,给你求婚,给你所有的一切。”


-


-


莫名被一个拉环求婚的人盯着卡里姆看了好半天。


然后,伸手去掐卡里姆的手背,“白痴,这也不是我的尺寸。”


-


卡里姆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拉人。


“我们现在去买一个你手指尺寸的戒指来!”


“没听说过有哪家卖戒指的店24小时营业的。”


“关门也没关系,我们去把门敲开。”


“我不喜欢在晚上出门。”


-


梅苏特不肯被拉起,他继续赖在地上,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关键字的关系,又忽然想到,“对了,你记得吗,卡里姆,你说过,我好像一道门。”


卡里姆努力跟上对方的思路,“你像一道门?”


“你说你走进了我这扇门。不觉得这种说法很微妙吗?”


-


……本来一点不觉得的。现在,想不想歪都很难了。


——你没事使用微妙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卡里姆觉得刚才灌下去的啤酒都能在他身体里烧起来。


-


梅苏特仰起脸注视他,“要不要向导演要求加一场床戏?”


-


已经足够混乱的卡里姆,思绪乱七八糟地也跟着沸腾起来。


-


-


几分钟后,两个人一起倒在床上,这个灼热的激吻依旧没有结束。


卡里姆盲目地伸手拉扯梅苏特的衣服,一点点的肌肤接触,都好像火焰掠过,烫得让人窒息。


梅苏特的眼角因为情热而泛红,他微微迷茫地眨着眼,双腿下意识缠上卡里姆。这个公寓里,电脑屏幕中的篝火是假的,但点燃的温度却可以融化一切。


卡里姆用吻来探索着想要占据的每一寸的领地,无论是对方口腔内的,或者口腔外的,但与此同时,他想要的,亟不可待的,又太多太多。


他努力脱下自己和对方的衣服,却在总算想明白自己正要做什么的时候,猛地僵住。


-


虽然他的确刮了两遍胡子,虽然他的确使用的口腔喷雾,但他没敢设想眼下的局面。


所以,当然没有安全套。


而另一方面,梅苏特刚刚扔掉了所有和前男友共用过的所有东西,他没理由还留着安全套。


也就是说……


-


卡里姆觉得,自己大概不得不在硬着的情况下下楼去买安全套了,就在这时,梅苏特从扔在一边的衣服口袋里拿出道具。


-


卡里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惊喜,他都有些口吃了,“你,这个哪里来的?”


“刚才你停车的时候,我在楼下买的。”


“所以,你早就打算……”卡里姆分不清是事实还是道具更让他惊喜了。


“说了曾经遇到过没有安全套的困境,我从来不会在同一个错上连犯两次。”


-


梅苏特径直拆开安全套。


被打断的节奏虽然有些狼狈,但这反而让床戏的进度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卡里姆愣愣看着本来已经放弃地只管躺那里的梅苏特提起兴致,“我来帮你戴?”


卡里姆赶紧警惕地提醒自己,千万千万不要在这过程中悲剧了!


……但他忍不住很担心。


-


这时,梅苏特已经从床上坐起,他不紧不慢地拉开卡里姆的拉链。


-


“……你这是在考验我的耐力吗?”卡里姆忍不住怀疑。


梅苏特抬头看他,“对了,虽然是外行,但你应该知道吧?床戏都是看上去像而已,不是真的发生了。”


-


…………


卡里姆怀疑,自己都能一整个下半年说不出半句话来。


-


“卡里姆,我说笑的。”


-


被开玩笑的人好半天缓不过来。


“……你就不怕这玩笑让我再也硬不起来?”


“你不行了?”


-


卡里姆快要哭了。


这还不是你的错!


-


“别哭,卡里姆,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话说的……


“放心,我有办法让你硬起来……”


-


-


……卡里姆做梦也没想过自己能被梅苏特那么服务。


-


说实话,在梅苏特主动起来的时候,卡里姆其实有点担心对方想要主导一切,这和他想得完全不一样。但考虑到对方是梅苏特的话,最终还是觉得,自己怎么配合对方都可以。


那时他怎么也没想到……


-


他怀疑这是梅苏特第一次那么做。


对牙齿的控制显然不怎么周到,不过,技巧在这种时候根本已经无关紧要。


卡里姆就好像未经人事的少年一样悲剧了……他觉得这段剧情自己光记住无与伦比的过程就好,结局不值得追究……反正之后他还是扳回了一城。尤其第二、第三轮的时候,梅苏特已经除了躺在那儿之外,连指甲都懒得再动弹一下。


-


-


卡里姆在最终躺下的时候,都不由怀疑自己在做梦。


这个美好得难以置信的晚上。


-


梅苏特情热未退的肌肤紧紧贴在他的胸口,他想起最关键的事,“我们不一样,我们没有装醉,我们是在最清醒的情况下这样的,对吧,梅苏特?”


怀里的人一副累得不想说话的模样,但却特地另起话题,“我和劳拉,谁技术比较好?”


飞来一笔的问题让卡里姆意外得想不通对方究竟在好奇什么。


-


-


那时候,他不知道第二天的婚礼告吹了。


那时候,他不知道梅苏特已经料到这件事情。


-


-





评论

热度(83)

  1. Özilion迷你害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