Özilion

转发这只锦鲷

Contrails:

今年的生贺也许画风有些清奇
三十老堆就是锦鲷本人呀
愿他回首时还能看见那个杀马特少年,愿他职业生涯的下半时能拥有好运气,愿能有一座爱他的城伴他终老。若人生终究苦乐参半,愿家庭、足球和我们微薄的爱带给他的快乐能与那些不快意相抵。
忘了说最重要的,生日快乐,梅苏特

三十而立

Özilion

男友说 今凌晨大概就这么回事吧

【盾冬辟谣】需要你们

秋筠:

我知道有些妹子只想吃粮,岁月静好不问圈内之事,但是此次事件极度恶劣,有老粉可能知道【黑锦鲤】一直都是盾铁扣在我们头上的锅,这次因国内粉圈【黑锦鲤】上了微博热门,盾铁大粉@Rururin及营销号@当红段子姬 无端造谣惹事生非,并且有盾铁及极端铁粉居心叵测想借国内饭圈之手撕盾冬出圈,我们不能容忍造谣也绝不会姑息造谣生事之人,盾冬超话六万粉,可盾冬辟谣澄清博转发量连四千转都过不了,因此,希望各位盾冬姑娘能够去微博帮忙转发扩散❗转发扩散❗我们不背锅❗
http://fx.weico.cc/share/34631731.html?weibo_id=4278783797926839 此为盾冬澄清博微博链接,恳请各位姑娘能够前去转发扩散,有奖品不断加码。
也希望各位【盾冬】大粉/太太能够前去转发,您的转发可以让更多不明就里的人看清造谣人的恶臭嘴脸!

琪季:

luna一天爬三次墙🚲:



有句话大概很多人已经忘了,或者从未知晓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圈内事圈内毕,举报是同人圈不能碰的死线




有什么问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用成年人的方法解决问题好吗




【我很怂的,不敢打tag,不敢淌浑水,但举报这个事就是威胁整个圈子的事,冤冤相报的话,谁能落得好呢?所以小小声说一下,希望大家莫忘初心,专注搞脆皮鸭的快乐叭




love & peace




skr


看了@Amort 的分享 惊了

https://mr.baidu.com/wzoe10r?f=cp< (授权转载翻译) Mesut as a Work of Art(论厄齐尔容貌) >

(图片非按顺序)
Ignudi - 米开朗基罗。1508-1512
神志昏迷的圣德列萨 雕像 - 乔凡尼·贝尼尼。1645(德列萨,16世纪西班牙的一个修女,在昏迷中祈求爱欲的神姿)
渔夫和妖女 - 弗雷德里克·莱顿。1858
马丁·松高尔的雕像 - 巴特勒迪。1863
Draughtsman - 夏尔丹。1737
埃尔·格雷考的众多作品。16世纪
德耳菲女先知 - 米开朗基罗。 1509
妮妙 - 爱德华·伯恩·琼斯爵士(妮妙:湖中妖女)

帖子作者 alleybetwixt

侵删致歉

我爱你

支持你所有决定

你都做的很对

不要向伪君子妥协



“和厄齐尔做队友是每个前锋的福分”

愿在阿森纳做ozilion

我的ozilion

【EC】大明湖畔的小教授(现代无能力AU)(一发完结)

迷你害我:

Erik很难解释清楚买部好车对人生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但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就是因为那部跑车,这个夜晚,Erik迟到了。


抵达酒吧的时候,Erik迟到了整整十分钟。向来有时间观念的德国人为此感到有些抱歉,尽管这种情绪在他身上极其罕见。


“抱歉,出门的时候发现我的汽车被人卸了一只轮胎。”


Azazel是第一个跳出来幸灾乐祸的。“让你买兰博基尼,想招摇立即就被整了吧。一定是平时得罪了太多人。”


“我不知道自己得罪过多少人,”Erik没好气地回答,刚才已经说了,他很难解释自己买部好车对人生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于是,这时候唯有恐吓对方,“我只知道五秒钟前你得罪了一个相当可怕的男人,接下来最好要当心一点了。”


Azazel立即警惕起来,他忧虑地对身边的Emma和Alex说:“如果接下来几天警察从河里发现了我的尸体,你们知道最大的疑犯是谁。”


“我只想知道,当你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我能继承你那套音响吗?”Alex一本正经地询问。


酒吧里应景地想起音乐声——


/从此我快乐唱歌跳舞……/


 


二十一年前,Erik在小学的开学典礼上同时认识了Emma,Azazel和Alex。


从小学到中学,不善于交朋友的Erik和这三个人一直维持了愿意相互说话的友情,尽管之后他们没有继续念同一所大学,但曾经十二年的同窗经历让这三个人成了Erik少有的愿意在被约时赴约的朋友。


这个晚上,差不多就是那么个怀念旧时光的聚会。其实Erik挺忙的,不过,他还是愿意抽出时间和这群朋友一起消磨一个晚上。


——但最初的时候,Erik完全没有想过,这个晚上会是如此诡异的走向。


 


“……不知道小教授现在怎么样了。”


可能喝了些酒的关系,Erik有些走神,等他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回四人对话的时候,Emma正提到一个Erik没听说过的人物。紧接着,那三个人的目光同时投向了Erik。


“当初就你和小教授关系最好,你们后来还保持联系吗?”Azazel用一种带着怀念的神情回忆着问。


被提问的人莫名其妙:“小教授是谁?”他不记得他们哪位老师是教授,就更不用说他和任何老师的关系都不好。


然而没想到,他的提问才道出口,三个人都震惊地盯视向他。


“Erik,”Emma用堪称唾弃的眼神谴责他,“我知道你是很薄情的人,没想到你那么薄情。要知道,当初我们都觉得你和小教授搞不好能谈恋爱,小教授搬家的那一天,他抱着你哭了好半天,你答应他永远不会忘记他——可结果,现在你居然一脸无辜地问我们他是谁?”


Erik原本很清楚自己不认识什么“小教授”,但一旁Azazel和Alex义愤填膺的表情让他不再那么确定了。


“你们先说清楚,小教授究竟是谁?”


“他叫……”Alex试着回答,但名字问题卡住了他,“你们还记得小教授的名字吗?”转而求助身边的Emma和Azazel。


Emma努力回想着说:“主要那时候他的绰号太响亮,加上只和我们同班了半年,所以,名字还真是一时想不起来。”


“所以,‘小教授’是绰号,他其实是我们同学?”Erik试着总结情报。


Azazel不可思议地看Erik:“你真的不记得了?那个蓝眼睛卷头发,鼻子上有雀斑的男孩子?他长得好像洋娃娃。那时候我们都笑话你是女孩子,因为你喜欢玩洋娃娃。”


“我不喜欢洋娃娃。”Erik皱眉指出。


Alex郑重告诉他:“但你喜欢小教授。”


“为什么叫他‘小教授’?”Erik问。


“因为他特别聪明,”Emma说,“他比我们都小,是跳级念书的。他几乎整天都捧着一本厚厚的书专注地看——当然,后来他几乎整天都跟在你的屁股后面。”


Erik努力搜寻自己的记忆。如果他允许某个人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他一定很喜欢那个人,并且绝对不会忘记对方。


……可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中学两年级,他和我们同班了半年。”Azazel期待般观察着Erik,“记起来了吗?”


“没有。”


Erik诚实地回答换来三个人整齐划一的目光,他们看着Erik就好像在看着世界第一负心汉。


“我记得那次小教授的生日,因为你晚到,小教授不肯切蛋糕,说一定要等你。为此他妈妈都吓坏了,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小教授看着一个蛋糕超过三十秒却克制着没有动一下的。”Azazel说。


Alex很快接力Azazel:“还有那次你踢球摔破头,你还记得吗?”


这个Erik记得。


“然后,小教授看到你脑袋上都是血,被吓得哭个不停。我们告诉他你不会死,他说但你一定会疼。就因为你会疼,他把自己给哭个半死。”


这个Erik完全不记得。


他开始觉得自己的确是坏人了。


Emma显然也那么认为,她居高临下地鄙视Erik:“搬家那天小教授也哭得特别凄惨地求你千万别忘记他。我记得他还送了你一张卡纸,画的是他自己,用来让你记住他的。别看他特别聪明,画画的水平实在是糟糕,他把自己画得像乐高玩具。你告诉他,他不该像乐高玩具,反而比较像洋娃娃。其实,以前也有人那么说小教授的,小教授很生气,但是你那么说的时候,小教授害羞地问你,你喜欢洋娃娃吗,你回答说你喜欢,结果小教授就很开心地笑了。”


“所以,你是说我有一张卡纸?”


Erik下意识站起身来。


他依旧什么都不记得,依旧怀疑这一切都是自己这三个损友瞎编的。但同时也认为,自己必须找到那张卡纸。


无论那张卡纸画得有多糟糕,他都必须找到它!


“我有事得先走了。”在向三个朋友道别后,Erik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忽然有个人快步走向他。


 


“Erik?”有着奇妙口音声音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喜。


Erik望向眼前这个自己压根不认识的年轻男人,只注意到对方有一双漂亮得不可思议的蓝眼睛。


年轻男人用闪着耀眼喜悦光芒的漂亮眼睛深深注视向Erik。“真的是你,Erik,”他激动而微微恍惚地说,“我没想到我们还会再遇到。”


Erik迟疑着想要询问对方究竟是谁,这时,一个念头忽然击中了他——


蓝眼睛,卷头发,鼻子上有雀斑。最关键的是,眼前这个年轻男人长得就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


“你是……小教授?!”


“是啊。”长大的“小教授”颇为感动地眨了眨湿润的蓝眼睛,“太好了,你还记得我,就像你保证的那样。”


为此Erik特别愧疚,他甚至不记得对方的名字、对方的长相,以及对方和自己的故事。


小教授终于将注意力移向在场的另外三个人。“Emma,Alex,Azazel,是你们对吧?我也一直很想念你们。”


被致意的三个人坐在原位愣愣盯着小教授看。没有一个人出声。


小教授并不介意地重新转头望向Erik,他的目光温暖而充满了某种Erik难以解读的情感,这让后者有奇妙的晕眩和满足。


“Erik,”小教授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因此才能鼓起勇气,他不确定地眨了眨那双蓝眼睛,带着羞涩语调的声音轻柔软糯,“那时候我就很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没能说,也许现在是老天好心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能单独和你说两句话吗?”


“当然可以。”


Erik也希望能够有机会和对方好好谈话,他想要请求对方的原谅,为自己没有更好的记住对方。


“等等——”


Emma他们三人忽然齐口同声叫住Erik。


“什么事?”Erik询问自己的三位朋友。


这三个人默契用同一种仿佛活见鬼的表情死死看着他。


“你们怎么回事?”久久没得到回答的Erik懒得追问下去,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和小教授好好独处的念头,“等我们回来再说吧。”


“Erik!”三个喝止的声音又叠加在一起。


Erik不得不起疑。


小教授走到Erik身前面向Emma三人。


“拜托你们先把Erik借给我吧。那时候,唯一能够和Erik一起过的生日,Erik是因为帮你们背黑锅被老师留下所以才会迟到的,当时你们答应过我,下回Erik会对我优先。所以,拜托你们让我一次,行吗?”


小教授的请求说得委屈又可怜,Erik认为对方在惹人心疼方面完全能拿个世界冠军,这让他开始觉得自己那三个莫名苍白着脸孔的朋友就是欺负人的大恶棍。他再也不理会自己的朋友,拉着小教授的手往安静僻静的角落找去。


 


“嗨,你好,Erik。”小教授在两人终于能够独处后露出友善的微笑向他自我介绍,“我叫Charles Xavier,很高兴认识你。”


“很高兴认识你”是怎么回事?Erik有些想不通。


“我不知道自己该从哪儿说起,”自称Charles Xavier的小教授伤脑筋地抓了抓头发,“不如就从刚才我无意间听到你朋友的对话说起吧。”


“……什么?”


“其实今天我只是来借酒消愁的,刚才正好一直坐在你们背对面的位置——抱歉我不想侵犯你们的隐私,但你的朋友们之前聊天的声音有些大。”小教授带着歉意地说,“总之,这让我无意间听见了他们的谈话。这本来不关我的事,他们只是想要整迟到的朋友,串通着捏造出一个不存在的朋友,以此来戏弄在他们看来很难被整到的人。让我不自觉留心是因为,恰好我也是蓝眼睛卷头发,并且鼻子上有雀斑。”


Erik平时没那么笨,但此刻,他想了好半天才想明白:“所以你不是小教授,小教授也根本不存在。”


小教授……不,应该说仅仅是Charles Xavier,一个陌生人,他抬头安静注视向Erik点了点头。


“所以,你只是帮我反过来吓他们一跳?”Erik问。


Charles Xavier显得愧疚而不确定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事实上,我的故事是倒叙的,在来酒吧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


“什么事?”


“主要是工作上的一些不顺利,我一个开兰博基尼的上司挑我的刺,总之,这使得今天我特别不开心。这是我来酒吧的原因,而在来酒吧之前,我因为特别生气,结果不小心撞到路边一辆兰博基尼……我觉得开兰博基尼的都不是好人,这辆车又撞了我,于是……我一激动,就把那辆车的一个轮胎给卸了……”


Erik忍不住端详越说声音越小,越说头低得越低的人。


这个人居然说一辆停着的车撞了他。


……而Erik居然觉得他说得对。


 


“然后,听到我解释自己的车轮胎被卸了才迟到,你认出车主,觉得有些对不起我,于是特地出面演戏帮我?”Erik总结这个故事。


Charles小心地抬头飞快瞥了Erik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默默点了点。“我希望你能原谅我。”他嗫嚅着说。


Erik当然能立即原谅对方,但为了谋取利益,不得不装模作样地讨价还价:“如果你同意继续和我回去一起吓唬我那三个朋友说,接下来我们俩准备开始约会,然后真的开始和我约会,我就原谅你。”


Charles意外地抬头望向Erik。


他看起来有些害羞,但笑容灿烂得就好像融化了所有奶油的太阳。


“如果我知道卸了你的车胎就能和你约会,你的汽车一定早就没有轮子了。”


“我希望你以后再也别去卸别人的车胎。”


“我保证,Erik,以后我只卸你的车胎。”


……这可真是Erik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了。


“知道我在想什么吗?”Erik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以后在我的婚礼上,我终于可以解释清楚买部好车对人生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


Fin.


 

我死了

笛子_SAMA:

seppmagazine

放到后面应该安全一点吧.... 

还有以前拍的....语言无法表达的....